回归底子,做简略朴素的自己 | 邵峰在北大毕业典礼致辞

  演讲 | 邵峰

  北京生命科学研讨 所副所长、中科院院士

  各位同学,老师,家长,咱们上午好

  今天能在同学们人生最重要的一刻,回到母校,庆祝你们成功完成学业,分享你们的喜悦和辉煌,我感到无比幸运 ,也十分 激动!24年前,青涩的我有幸踏进了美丽的燕园,在这里学习了常识 ,开辟 了视野,结识了朋友;母校的前史 沉积和独特的文化氛围也培育 了我独立考虑 、寻求 卓越的品质,这些都使我受用终身 ,在此,我也向母校说一声感谢!

  承受 了毕业典礼说话 约请 后,我首要 感到很幸运 ,但随之而来的是紧张和困惑,不知道究竟 该讲什么。同学和朋友也给出了各种建议和考虑:同学们是否喜欢?会有多少掌声?能否抓人眼球?网上点击率会怎样?我感到莫衷一是 ,镇定 考虑 后,我回归到了原点,回归到了这件事的本质,这个说话 的底子 用意应该是效能 于在坐的学弟学妹们,而不是其他任何人;我的说话 ,无论是否妙语连珠,激情澎湃,但只需 对你们,乃至 是你们中的很少 数人,在未来的职业开展 和人活路 途 上,哪怕能有一点点的协助 ,就足够了,其他任何考虑其实都不重要。这也正是我今天想跟同学们分享的核心,就是回归底子 ,做一个简略 朴素 的自己。

  20年前的我,和你们现在一样,对前途既有神往 ,但也充满忧虑,在各种选择面前不知怎么 决断,感到彷徨和犹豫。因此,我觉得应该和你们分享一下我在职业开展 不同阶段,做出各种不同选择时的主见 和驱动力。

  大学毕业时,我给自己规划将来做一个大学老师,从事教学和科研。做这个选择的原因很简略 ,因为我知道自己性格内向,不善交际 ,但有定力和研究 精力 ,主动学习能力很强。既然抉择 做科研,作为北大人,我们当然要努力去做最优秀和最重要的研讨 。于是我抉择 脱离 化学,转行生物。做这个选择基于的考虑也很简略 ,作为人类,我们对自己生命活动的本质和对健康的寻求 一定是永恒的,但我们对此却知之甚少,所以我认定,生物医学,相关于 化学,应该更可以 给我提供做出有重要影响力研讨 的空间。我当时的第二点考虑也很纯朴乃至 单纯 ,不管生命现象怎么 凌乱,但最底层一定是各种化学分子的彼此 作用,所以作为化学身世 的我进入生物学研讨 ,也应该有一定优势。回想起来,当初这些朴素的、挨近 事物本质的主见 和判断,在很大程度上抉择 了我今天在生物学研讨 上可以 取得这么一些成果 。

  在后来的开展 中,我不断地、逐渐地朝着做和疾病相关的生物医学研讨 这个方向努力和行进 ,就像爬楼梯一样,不断学习和堆集 ,扎实地迈向一个、下一个台阶。大学毕业后,我去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学习了生物物理和蛋白质结构,在密西根大学做博士研讨 期间我转向了生物化学和细胞生物学,2005年回国后,我带领自己的团队先是建成了病原细菌感染的遗传研讨 体系,后来又拓宽至分子免疫学及相关疾病研讨 。通过长时间的努力和循序渐进的堆集 ,我完成了从一个化学专业的大学毕业生到一个感染与免疫研讨 的领导者的成功转变。

  回忆 20年的职业开展 阅历 ,其间 有被动的坚持,但更多地是自己主动乃至 可以说固执的坚持,我坚持了最初的自我判断和事业选择;坚持做最优秀和最有影响力的研讨 ;坚持向疾病相关基础医学研讨 方向不断拓展;坚持不投机、循序渐进和一步一个脚印。

  当然,坚持也就意味着在众多选择和引诱 面前有所摈弃。我也有过多次 摈弃,我摈弃了在生物物理所继续做一年即可拿到博士学位的机遇 ,在密西根大学,我回绝 了两个强烈挽留并可以顺畅 博士毕业的优秀教授,而选择了一个不确定能否毕业但研讨 方向更符合 我的方针 的实验室,后来我摈弃了留在美国,选择回到中国继续自己的研讨 ,几年前我还将实验室的研讨 重心从现已 做到国际抢先 的细菌感染方向转到了没有任何基础和其实不 熟悉的免疫学。这些摈弃或是大胆的改变都是由我想坚持的原则和方针 所教唆 ,回想起来也是觉得有点小小的骄傲 。其实,我的这些选择和摈弃都是基于对事物本质属性的判断,既简略 又朴素 。

  我也早年 做出或者差一点做犯错 误的选择,在国外读博士二年级的时分 ,因为 课题进展不顺,我差点就摈弃了科研、而转行读生物统计的硕士,想摈弃的原因不是我不想做研讨 了,而是我当时太急于求成,太惧怕 失败了。在选择博士后实验室时,我做了很多 的调研,凌乱的考虑,各方面重复 权衡,但最终却仍是 做了一个过错 的选择,差一点毁了我的学术前途。究其原因,就是在博士研讨 十分 成功后,我巴望 继续成功,忧虑 失败,从而不再把科学研讨 内容作为选择的最重要依据,而完全受安全感和功利心所教唆 。

相关阅读